首页叫卖杂谈龙叟散文:叫卖声QQ公众号:800002692 手机:13075381099

龙叟散文:叫卖声

分类:叫卖杂谈 | 标签:散文 

作者:龙叟

孟子的家曾接近闹市,市集中打铁、杀猪、叫卖之声不绝于耳,年幼的孟子耳濡目染,每日模仿,学得很像。孟母因此搬了一次家——当然,这说明孟子的母亲很重视教育问题,对育人环境要求很高。 

我不是孟子,更不是孟子他母亲。对我来说,比照我这个中学教师的收入,有的住就幸福了,哪还敢奢求环境。反过来,我还真要感谢有关部门把天全县城最大的农贸市场建设在我住处的旁边,既方便了我物质生活资源的采集,又让许多叫卖声来给我的生活平添一些乐子。真是两个文明都跨了一大步啊。 

不过有一点要明确,虽然农贸市场里的确天天都发出很多声音,但真正的叫卖声却不是由市场里占着门面和摊位的卖主发出的,他们只在和买主或者同行之间因为蝇头小利斤斤计较而吵架时,声音才陡地升高,他们算是坐商,占着一些优势。发出叫卖声的一般都是流动的卖主,叫卖算是行商的常用营销手段。 

从清晨开始,就有一些叫卖声从嗡嗡嗡嗡的乱声之中响亮地发出,当然,这多数是靠着一部具有重复播放功能的喊话喇叭的缘故。 

让人耳熟能详的,首先是对天全著名的锅圈子的叫卖。 

锅圈子貌似馒头,但比馒头长,而且与馒头的做法也有差异——馒头是蒸出来的,锅圈子是烘烤出来的,其贴在锅上的一面会烤成焦黄或焦煳状。天全人老老少少、有身份没身份的人都喜欢吃它,5毛钱一个,拿过来就往嘴里塞。成都商报的摄影记者杨刚,他来我这边拍摄春茶的图片时,领他上山的茶厂总经理就招待了他一个锅圈子的午餐,后来他表态说味道很不错。 

插叙完,我们再讲锅圈子的叫卖。长期叫卖锅圈子的有两个中年男子,他们都骑着三轮车,车上一筐锅圈子,用一张白色的纱布罩着。一人瘦些,声音就显得尖利一些;一人壮些,声音也就显得粗犷浑厚一些。他们两个中气都很足,不用喇叭,而声音都能穿过乱声的干扰响亮地发出。这也算是他们的特色。他们很少同时出现在同一个地方,尤其是农贸市场,不知是否故意错开,因此也让人感觉农贸市场里从早到晚都在叫卖:“锅圈子!锅圈子!”叫卖声斩钉截铁,就像锅圈子在天全人心目中的地位一样不可动摇。 

早晨插在“锅圈子”的叫卖声中的,还有一个突出的女声,是用喇叭反复播放的,声音很脆:“豆浆,油条——”“豆浆”与“油条”之间的停顿,比顿号包含的时间长,“条”字的声音拉得稍长,而且由于天全口音的缘故,发出来就成了“荞”。所以外地人初听会以为是“油荞”,这样兴趣大增,纷纷上前打探,最后才发现是油条而已。 

随着上午农贸市场里买卖的高峰期过去,有些流动卖主的生意开始做到住宅区,有一男一女两个声音长期在我住的院子里响起。女声为:“醪——糟儿啊——”男声为:“蜂窝——煤!”此起彼伏,抑扬顿挫。就跟订鲜奶一样,固定客户很多,他们叫卖后一般不会失望而归。 

有一段时间,中午前后,有一个重庆口音的女声,卖主推着装有一口铝锅的手推车,用喇叭播放着,在农贸市场一圈沿途叫卖:“重庆王牌卤鸡蛋,6角钱一个,1块钱买两个,味道,好得很——”“很”字不仅拉得长,而且呈升调,有一种让人不能怀疑其味道的霸气——我跟不少重庆人接触过,始终认为重庆话阳刚气足,充满霸气——后来再没听到这叫卖声,或许卖主有些收入,已回了自己的家乡。 

到下午五六点钟,农贸市场的叫卖声又多起来。这些叫卖声清一色用喇叭重复播出,并且几乎同时在叫卖,加上乱声也多,因此虽有穿透力,但有些字词的确让人很难分辨。 

其中有两个女声,我真为我这耳朵感到羞愧,这两个叫卖声最初被我分别听成: 

“生肉!粉蒸皮肤!烂烧白!烂烧白!” 

“凉面,怀揣凉面!凉粉,怀揣凉粉!” 

我听后大吃一惊!老天爷,这都是些什么食物? 

我内人一巴掌打过来:“你胡说八道些什么!人家喊的是——蒸肉、粉蒸排骨、甜烧白、咸烧白!还有就是:凉面,快餐凉面;凉粉,快餐凉粉!”我必须清楚并纠正误听,因为内人是地地道道的天全人,而且她本人脾气不大好。 

但是有两个用喇叭播放出的叫卖声,让我好长时间都没搞清其真实内容。我估计卖主当初录音就没录好,或者原本他们就口齿不清。鉴于内人的脾气,我不再询问她。 

这一男一女两个声音不仅出现在农贸市场周围,也经常流动到县中医医院和我工作的学校附近,是关于红苕馍馍和面包蛋糕的。我一逮住机会就仔细聆听和辨认,但仍有几个字词是模糊的。 

前段时间,有几个课余经常进网吧而被我抓住的学生,在谈话中嘲笑我老土,说我不懂得利用电脑网络这样的高科技。我考虑了几天关于电脑网络与万事万物的联系,自然也把它联系到了红苕馍馍和面包蛋糕身上,于是我恍然大悟,很肯定地喊出那两个叫卖声: 

“虚拟——红苕馍馍!” 

“电子商务——面包!蛋糕!” 

我为此自鸣得意了好些天。但有一天当我在黄昏时走出家门,绕到农贸市场外的向阳大道上散步时,我的听辨能力被几名中年妇女彻底否定。 

那天,向阳大道与农贸市场交叉口,一个女声反复而清晰地叫卖:“牛奶!酸奶!” 

这时,与我擦身而过的几名中年妇女竟然听出了意义深刻的弦外之音,她们在我身后怨愤地重复:“二奶!三奶!哼!” 

 龙叟作于2008年7月5日夜

(感谢《雅安日报.西康周末》于2008年7月20日在第三版修改并发表此文)

广告录音下载-叫卖录音下载

相关文章